苏打妈正面管教:恐吓有用吗?

这是我第一期正面管教家长课学员惠清的记录,她是一名幼师,也是两个男孩的妈妈,在育儿方面,她已经做得很好了,但还一直非常用心地在学习,想要更多的进步,课上我们大家都一致推举她为我们一班的学习委员,上完课后她坚持记录,经过她的授权,现把她的记录分享到这里。

全部小朋友都睡着了,我想要记录一下这两天发生的事情。

刚才,我哄完YK宝贝睡着,听见DD在抽泣,生活老师在他边上说着什么”听话就不用拉到小三班去了,好不好”这样的话语。我问怎么了,老师说”刚才不睡觉,说了他就不高兴了”。我看看DD,把他从床上抱起来,抱在怀里,让他的头靠在我胸口的位置,然后轻轻地对他说:“老师说了你,你有点难过是吗?”

他点点头,眼泪吧嗒吧嗒地流下来,看得我心里好难受。

我说: “你不用怕,不会送你去小三班的,老师唱首歌给你听,然后再睡觉,好吗?”他点点头,说“好。”

我:“你想听什么歌呢?”

他: “小兔子。’

于是,我便抱着他,小小声地唱了《小兔子乖乖》给他听,唱了两遍。然后把他放到床上,说: “高高兴兴地睡觉哦,梁老师很喜欢你呢。”

他那么乖那么听话,就真的秒睡了。我心里不禁感慨,如果我不及时去安抚他,给他温暖的怀抱,小小的他还要委屈多久才能疲惫地入睡?

上次从游戏力老师那里学习到,被回避的情绪重来没有真正离开过,下一次它一定会以更猛烈的方式来临。所以,当我们觉察到孩子有情绪的时候要及时帮助他疏导好,宣泄出来,不然,一次积累一点,一次积累一点,长期下来,他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爆发出来呢?

学习了正面管教后,更看不得大人对孩子进行威胁或者恐吓了。今天午饭后带着孩子们散步,经过D班教室,看到两个老师,一人拉着一个孩子往教室门口走,要把他们赶出去,把门关起来。另外一个老师则是把一个孩子带到隔壁班进行教育了。

当我看到这些现象的时候,心里真的是超级不舒服,堵得慌。如果这种方式有用的话,就不会要一次两次三次地,要把孩子们拉出去或者送到其他班级去了。换位思考,如果是我们遭受这样的待遇,心里会是怎样的感受?

当时心里想,这些老师和孩子同样的可怜,如果可以在幼儿园来一个集体的正面管教课堂,对于这些老师和孩子,是不是都是一个福音?

再反思到家庭教育,恐吓应该也是常用的方式之一吧,只是,有真正起到作用吗?

苏打妈有话说:
看完惠清的记录,我好感动,我想每个家长都会非常感恩能遇上这么有爱的老师,在这种时候来安慰我们难过的孩子。

我们也看到还有很多老师和家长都需要学习正面管教,我们真的任重道远,我需要加快脚步,能多影响一个是一个。

想起阿德勒的那段话:
“教育者最重要的任务,有人说是神圣的职责,就是确保没有一个孩子对学校丧失信心,并要确保入学前已经丧失信心的孩子通过学校和老师重获自信。这与教育者的天职是一致的,因为只有孩子们对未来满怀希望和欣喜,教育才成为可能。”

惠清做为老师的天然优势,班上有20多个小朋友,遇到的挑战可是比我们带一两个娃要多很多的,她有比我们更多的机会实践,相信她的进步也会是飞快的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已是最新文章

评论

联系我们

13923401869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39339411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日,9:30-18:30,无假日休息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苏打妈微信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