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打妈:道歉的目的是为了什么?

我有次看到这样一件事。

有两个小朋友在争抢玩具,其中一个孩子A打了B一下,B“哇”的一声哭了。

A妈妈说:“你怎么可以打人?快点跟他说对不起!”

A不肯,A妈妈气得越来越凶:“你打人是不对的,快点跟人家道歉,再不道歉我就打你了!”

孩子心不甘情不愿地随便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。”然后把头扭向一边。

B妈妈说:“没关系,他原谅你了。”

然后问B:“赶紧跟他说没关系,你原谅他了。”

B不说话,一脸不高兴。

B妈妈就说:“你怎么这么小气?人家都跟你道歉了,你还不原谅他?”

B就更不高兴了,但是也很不情愿地说了句“没关系。”

然后就看到A一脸无所谓地跑开,B则继续很不开心。

我们大人也会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,当对方道歉一点都不真诚的时候,不但不能消气,反而还更生气。

我在想:我们道歉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?

我们通过这件事来分析一下。

两个人争抢玩具时A打了B,A妈妈用指责的口吻批评他。

孩子打人确实是不对的,正常情况下,他们打人之后都会意识到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,已经心有歉意了。

就像我们大人每次凶完孩子,发泄完坏情绪之后都会后悔一样,因为情绪上来的时候,我们的理智脑是失控的,冷静下来后,理智脑恢复工作,就开始后悔了。

而家长用指责、批评的口吻要求孩子承认错误的时候,孩子心里的歉意就被另一种情绪给压下去了:愤怒或委屈或害怕。因为当家长开始说教、批评、指责孩子的时候,其实是在攻击孩子的,所以孩子此时的反应是“战”或者“逃”,A不肯听妈妈的,是一种消极的“战”—“我就是不愿按你说的做”。

孩子从这里学到的是:“犯错误好可怕,我会被指责、被批评,我真不是个好孩子,妈妈不爱我。”

如果我们知道,大部分时候,小朋友之间的冲突都是没有太多大人所想的恶意:他们并不是一个坏孩子,他们只是缺乏处理冲突的经验和技能而已。

而孩子怎样才能获得这些经验和技能?通过这一次次的冲突学习。而大人正确的引导,就可以帮助孩子更好地总结经验、习得技能。

那么,这种情况下,我们怎样才能教给孩子“好好说,不打人”的技能呢?

首先,我们的态度就要“和善而坚定”。

“和善”:你并不是一个坏孩子,你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更好。
“坚定”:打人这个行为是不能接受的,它伤害到了别人。

只有这个态度,才不会把孩子的关注焦点从“他打了人有点歉意了”转移到“妈妈批评我,我很受伤”上,也就是对事不对人。

其次,我们需要教会孩子让对方感受到我们的真诚悔意,也就是我们要意识到我们所做的导致了什么后果:“我打你,让你感觉很不好。”

最后,还需要做出弥补:“我帮你吹吹/摸摸/擦药等。我下次再也不这样做了,我会用语言告诉你,和你一起想办法。”

我们道歉的目的只有一个:为了让对方感觉好起来,而不是为了让对方原谅我们。

如果我们的重点就关注在“要对方原谅我”,那我们就只关注在“让我自己感觉好一点”,而不是“让对方感觉好一点”。

而被道歉的孩子,原不原谅对方,是由他自己说了算的。大人不能强迫他,“强迫”也是一种攻击,人被攻击的时候,注意力就转移到自我保护上面了,顾不上其他。

如果对方的道歉让他感觉好一点了,他也许会当时就原谅,也许过后会原谅,也许就是不原谅,这都由他自己决定。

我们不能因此就给他贴上“小气”的标签,我们大人自己也经常会有感觉还没更好起来不想原谅别人的时候,难道我们就要被贴上“小气”的标签吗?

人在感觉好的时候,很多事都不是事。

我跟苏打一起拆解了道歉的六个步骤:
站好;
看着对方眼睛;
说“对不起”;
说道歉的原因:我刚才做的让你感觉很不好;
弥补和保证:我帮你吹吹/摸摸/擦药等,我保证下次不会再这样做了,我下次会怎么做;
关心:希望能让你感觉好一点/我可以做点什么让你感觉更好一点?

当我们明白我们就是在一直重复“犯错、道歉、原谅、修复、进而关系更好”这样的一个过程,我们就更知道如何为孩子示范“犯错误不可怕,还是个学习的最好机会”了。

评论

联系我们

13923401869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39339411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日,9:30-18:30,无假日休息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苏打妈微信二维码